婚禮照片故事|分水嶺

這張照片對於新人可能沒什麼特別的意義,洗出來可能還會被爸媽唸。可真要講出個什麼道理來,可能就是分水嶺的概念吧。對新人而言,這條分水嶺在今天展開,由一個人變成兩個人。對我而言,這條分水嶺代表的是對婚禮攝影的想法更加踏實,是種對自己的方向更堅定的一種分水嶺。

婚禮紀實|迎娶前,男方家。

這場婚禮在花蓮光復拍攝,這是新郎位於太巴塱的家。當我們前一天來勘景時看到一大堆的貓,又有一個種種花草的院子,就瞬間喜歡上這裡。照片的左方是東邊,早晨斜射下來的光線穿越樹叢形成了道道光箭,把背景的層次豐富了起來。長期在花蓮當婚攝,已漸漸明白部落婚禮所代表的就是一整個部落的婚禮。

婚禮照片故事|充滿動態感的瞬間

其實我個人習慣是每場婚禮前,時間上允許的話,我盡量能勘景就勘景、能溝通就溝通。這在無形之中也導致了我婚攝一天其實是三天的工作量。而這個婚宴場地是宜蘭新開的婚宴會館,我沒有過來拍攝的經驗過,當天所有工作人員都在忙,我只好隨機問了一位現場服務人員。態度親切的對方跟我說只有第一次進場會坐車。第二次就不一定了。後來忙著拍拍拍,第二次進場很快就到來。考量到當時現場有徒弟充當助理,我跟小悠兩個主攝。如果我用一個長焦段的鏡頭拍攝出壓縮感,應該可以帶出這個進場環境旁邊優美的綠色與建築,不如就拼一把。我直接將鏡頭換成70-200。在婚宴現場換鏡頭再怎麼快速還是會有遺漏畫面的風險。所以雙主攝的優勢就出來了。同時間小悠在車子前方跟拍。這樣的畫面可以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出來。新人不就也可以得到更不一樣的照片了嗎?

婚禮組圖故事|周朝古制婚禮(含高雄圓山宴客廳的燈法分享)

2016年6月26日,已完成在6月9日花蓮美崙浸信會教堂婚禮、6月11日在花蓮翰品酒店宴客、山月村婚禮營火晚宴後,緊接著在高雄舉辦了另一場非常特別的周朝古禮婚宴。拍攝這對夫妻的婚禮經歷了各種不同文化的洗禮:分別是基督教、原民文化、台灣傳統拜別儀式以及這輯分享的周朝婚禮古禮。

迎娶前正在整理影片的新娘

相較於一般婚禮攝影師喜歡拍攝的類婚紗,我個人偏愛拍攝這樣的紀實性題材,我一向認為這種照片跟美麗的新娘、帥氣的新郎照片是同等重要的。有個婚禮攝影的前輩文章中帶到一句話「有些畫面你現在不拍,未來就不會有人有人拍」,印象中是這樣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