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紀實|迎娶前,男方家。

男方迎娶團在另一邊正在匯整準備出發,另一端的長輩正在各自用紙筆手機順著流程。
男方迎娶團在另一邊正在匯整準備出發,另一端的長輩正在各自用紙筆手機順著流程。

這場婚禮在花蓮光復拍攝,這是新郎位於太巴塱的家。當我們前一天來勘景時看到一大堆的貓,又有一個種種花草的院子,就瞬間喜歡上這裡。照片的左方是東邊,早晨斜射下來的光線穿越樹叢形成了道道光箭,把背景的層次豐富了起來。長期在花蓮當婚攝,已漸漸明白部落婚禮所代表的就是一整個部落的婚禮。因為原住民的家族親友關係非常緊密。所以鄰居往往也就是自己親人的機率很大。會這樣解釋,代表兩個意義:1、拍攝範圍會很隨機,因為家人小朋友會到處亂竄,這樣豐富的畫面身為一個愛紀實的婚攝怎麼能錯過? 2、能夠取景的位置也相當多元,周邊都是新人親友家,說一聲就可以直接進去對外拍攝,把這件事放在不遠的花蓮市都不大可能做到,何況是都市?

回到畫面,我很喜歡這張照片是因為整個畫面構成的元素很飽滿。媽媽坐的椅子、服裝,剛好與右邊新郎的愛車呼應了起來。而車子與背景中的單車又是一個對比。後面窗前放置鏽斑駁駁的鐵架,就像是放大版的窗框。左邊女士手上紅色的包包,也與最左側的樹葉撞色。藉著光線散射到爸爸身上,我思考著這樣看紙上的文字不會太暗嗎?其實爸爸手上的光線顯示出那被分割後的光線正好有一段落在紙上。

大自然贈與的光線落在這張畫面之上,就像出自卡拉瓦喬對光的呈現。一幅像畫的紀實婚禮照片就這麼誕生了。

你可能也想看: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