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照片故事|充滿動態感的瞬間

2017年12月3號,在宜蘭2002婚宴生活館拍攝的婚禮。這是新人婚宴中第二次進場的畫面。
2017年12月3號,在宜蘭2002婚宴生活館拍攝的婚禮。這是新人婚宴中第二次進場的畫面。

今天臉書上跳出了兩年前的動態回顧,在這邊貼上原文。斜體字是以前寫的,正體字是現在寫的。

「婚攝片,也是整理思緒的時候,這是篇長文,不想閱讀可以先按讚然後慢慢讀,接著有感而發可以跟我討論一下。」

 

相較於其它攝影師,我在臉書上分享作品似乎熱度都不高,到今天我自己都搞不明白原因是什麼。如果我哪天找到答案,就代表我可能紅了,要收費才可以將這秘訣分享出來哼哼。

 

現場才知道原來這間宴客場地有坐著跑車進場的橋段,這跟以往的拍攝經驗有一些些不一樣。趁著中間空檔馬上跟小悠及徒弟討論等等焦段與跑位的配置。

這就是所謂的經驗嗎?以我短短這幾年的時間說不上叫做專業,但有種直覺告訴自己,很多時候你猶豫了就永遠都會失去了機會,失去的這個拍攝機會要是自己回到家會藉酒消愁,就更應該去執行!

 

滿熱血的阿,還好現在還是,這兩年來沒什麼態度上的變化。不過上述內容寫得有點簡短,可能又是考量到臉書上打太多字也沒什麼人會看,不如就改天一併打到官網裡說說,沒想到就這樣過了兩年。其實我個人習慣是每場婚禮前,時間上允許的話,我盡量能勘景就勘景、能溝通就溝通。這在無形之中也導致了我婚攝一天其實是三天的工作量。而這個婚宴場地是宜蘭新開的婚宴會館,我沒有過來拍攝的經驗過,當天所有工作人員都在忙,我只好隨機問了一位現場服務人員。態度親切的對方跟我說只有第一次進場會坐車。第二次就不一定了。後來忙著拍拍拍,第二次進場很快就到來。

考量到當時現場有徒弟充當助理,我跟小悠兩個主攝。如果我用一個長焦段的鏡頭拍攝出壓縮感,應該可以帶出這個進場環境旁邊優美的綠色與建築,不如就拼一把。我直接將鏡頭換成70-200。在婚宴現場換鏡頭再怎麼快速還是會有遺漏畫面的風險。所以雙主攝的優勢就出來了。同時間小悠在車子前方跟拍。這樣的畫面可以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出來。新人不就也可以得到更不一樣的照片了嗎?

 

這週勾了北台灣回到花蓮,路途中我就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也就是關於持之以恆的經營某些事。講到這邊很多老朋友一定覺得我思緒跳太快,能不能用中文講話?

其實就是持之以恆的行為、標準、規範、自我要求等等去做到高標準化。用的是同一套方法不經思考或是不斷吸收著接著再不斷的進化,才能夠成就那一點點自以為的成就?

 

思緒跳很快,表達能力如果沒有按步就班來,就會產生負面溝通。不管是說話還是用文字表現都是這樣。而溝通不良這個壞毛病一直持續到現在,還在努力修正中。

 

攝影這職業,SOP的是在後端,好吧!前端的SOP大概就是前置準備,也就是整理器材那個部份,但在拍攝現場,要是走基本的SOP,那就絕對會讓自己陷入很快就膩或是讓旁人覺得你根本都在做同一套東西的窘境。

不管怎麼選擇,最後統整出來的就是,經驗不過是基本功的建立,剩的就是靠實務及學習不斷增加你應變的能力。而這應變的能力就應該體現出你收這價的價值。

 

體現價值,這也是一直以來身為婚攝的我努力在做的事,到今天要解讀上面那段話,其實就是做歸做,還是要紀錄。做這個動詞分做日常工作、拍攝前、中、後四個階段來做說明。紀錄就是用一切現有的工具來紀錄,直到我們找出一個簡單又有質感的方法。

拍攝前:溝通拍攝的新人準備、工作團隊溝通與器材準備等等。

拍攝中:走位、器材移動、拍攝鏡位分配、燈法移動等等。

拍攝後:修片前檢討、修片中自我檢討、器材維護、技術文、故事文撰寫等等。

日常:網站維護、寫行銷文章、作品回顧與主題建構、器材保養、實驗性拍攝、文章匯整、閱讀大量書籍文章、增進溝通能力、運動維持體能等等。

以上這些清單化的事情,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在做的事,縱然一開始做專職攝影師只有我們夫妻兩人,我都覺得這是永遠不會變的。價值的展現始終來自於基礎。

 

三年前,我PO出了一篇關於婚攝角度看待新人的建議,被一位不認識的網友指出:「如果我都能排除這些問題,那我請你幹什麼?」當時的我很憤怒的先封鎖他但又解封他,想要跟他辯個道理出來。事後回想,在當時的我情緒正確,處理方式卻不對,也是我不夠成熟的原因。

這幾天除了思考這件事之外,還在整合我以往的失敗及未來的期許。「行銷策略」四個字聽起來太商業化,而我一直遊走在邊緣,在之前的工作中,我替不少間的中小企業寫過行銷企劃,說到策略,這聽起來或許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了不起,

實際上,這週我在規劃的確實在往策略進行,建議別人永遠都比較簡單,因為實際在執行的人不是自己。所以這次我很認真的評估自己的怠惰與脾氣後,在第一步的企劃中中丟出了問自己很多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有待討論並實證的。

不論中間我用了多少工具多少數據,最終的本質都是為了要將影像處理好,超乎對我有所期待的客人,讓他們收到成品時有驚喜的感覺。

以影像的想像力而言:不求滿足消費者,而是超乎消費者能夠想像的,是我一直努力的目標,以婚攝而言,我在現場能夠做到而因為客戶又看不懂就放任,我做不到!

但以影像的品質來說: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在體力與經濟許可的情況下,我永遠都會樂此不疲!

 

文中的三年前,換算到今天已是五年前的事。當初的一篇建議記到今天,就是因為後續我將建議納入在溝通中,在溝通中用更靈活的做法進行拍攝上的調整。至於行銷這件事,把上一段講的四階段工作做好來,過的過程再加個影像、影片紀錄,有空閒時就靜下心來用文字來展現,我覺得會在心理上比較踏實。我最終還是比較喜歡用「內容」來行銷。

 

照片來自於:宜蘭婚禮攝影|長德&姗錞 2002婚宴生活館

你可能也想看: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