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質的婚攝跟拿手機在拍的親友不同在哪?

想過嗎,為什麼我特別花錢請有品質的婚攝來拍我的婚禮?在這個拍照設備基本上可以說是每個人都有的年代,為什麼不是請當天的親友用手機拍一拍傳過來就好,或是請有平時有在玩相機的朋友們相挺一下?

這篇文章標題雖然是寫「拿手機在拍的親友」,但其實想要談的是,都是一個按下快門的動作,人人皆可以做得到,撇除婚攝會拿一堆看起來很貴、很厲害的器材之外,那到底婚攝的價值在哪裡?喔,對了,要強調這邊談論的是有品質的婚攝。

豐富的視角

我們很習慣從我們的視角看這個世界,所以空拍機的畫面自然很吸引大家的目光,因為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視角,即使看的完全是同一個地方。大多數人在拍照時都在一個場景下只有一個角度,翻開手機相簿常有類似監視器畫面截圖的樣子,就是長長一連串的照片背景幾乎都沒變動,只有其中的人物會動。家中有小朋友的,在拍小朋友時時常也都會忘了蹲下身以跟他一樣的視角來拍他,導致小朋友的人身比例是奇怪的。縱使我們無法像空拍機一樣飛上天空,但我們還是可以不停的移動腳步從各種不同角度拍同一個主角,甚至可以爬高或趴低。

回想一下看電影的經驗,當畫面轉到一個新場景,此時畫面拍的是整個是內的空間,人物只佔了畫面中小小一部分,要述說的是人物所待的空間是哪裡,周遭又有哪些東西等等。接著下一幕換到了人物的特寫,畫面拍的是主角正在做的事情的特寫,這邊就述說了人物在這個空間中正在做的事情。而這個在婚禮的拍攝上也是一樣道理,一個完整的婚禮紀錄必需要有各種不同的大景、中景和特寫來一起搭配,這樣創造了多樣性,也才能將所有的元素完整紀錄在畫面裡,也才是一個完整的「紀錄」。但相信一般人的拍攝只會注意在最容易發覺的重點,也就是一直專注在新人身上猛拍。

上頭這七張照片是新秘老師剛完妝讓新娘坐床上,等待新郎闖關上樓迎娶的時刻。這邊就用了不同的視角,跟大、中景和特寫的切換,雖然新娘一直都是坐在床上,動作也就是拿著手機看闖關過程,但看照片的過程中一點都不會無聊,反而給了很多的視覺感官上的刺激。

說故事

沒錯,上一段已經寫了,不是只有新人要拍。一場婚禮中還有很多元素值得納入紀錄,例如牆上月曆今天的日期被圈了起來寫上結婚兩個字;新娘天主教的家中飯廳牆上掛著最後的晚餐畫作;將「囍」字貼在電視螢幕正中間,而且還一群人圍著電視看得有趣畫面。

但拍下的這些元素不會是每一場都是固定的,否則就是掉進了套路之中,如此一來你收到的照片也只剩下公式,你與另一對新人的差別只不過在於場景不同跟人不同。

為每一對新人去紀錄下屬於他們的元素,這就是為他們說屬於他們的故事。

好奇心

那這些元素是如何被發現的?首先是攝影師對新人的了解,再來是觀察力,更重要的是好奇心,就像一個小朋友到每一個地方都要東看看西看看,爬上爬下,每樣東西都可以成為他的玩具。其實有很多對你有意義的東西都存在於你身旁,只是你太習慣了導致於覺得他一點都沒什麼。當然剛被拍下來的近期你可能還是不會覺得他有什麼,但時間如果拉得再更長,十年或二十年,我相信就不同了。

溝通與適度的介入

為了讓拍攝的成果能更好,完善的溝通和適度的介入都是一位婚攝會去做的事,即使走的是紀實路線。而如果這些都能在正式流程開拍前就都完成是最理想的,開拍後就不再介入是我比較喜歡的方式。

例如儀式場地在不調整的情形下前面所說的多視角攝影師根本就無法達成,那就會希望事前可以適當的介入做調整。這一切也是需要靠攝影師的經驗,在現場做快速的判斷,並跟新人做完善的溝通取得共識。

台灣各種五彩霓虹燈的婚宴場地,在人的眼中確實是很絢麗奪目,但用相機拍成照片完全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個我想參加過婚禮的大家都很有經驗的,拍出來的照片常常是紫成一片、黃成一片,再不就是人變黑白郎君,而新郎新娘紅毯進場時投射燈一打畫面變一片死白,新人是在那用力看才會發現邊緣的深黑處,好不容易終於拍到人了,但新娘美麗的臉卻是投射燈那噁心的黃綠色。

這些都是婚攝要想辦法去解決的問題,甚至利用自己對光的技術來為畫面更加分。每個場地狀況都不同,不是靠一個套路去打天下,再者即使是同一個場地,能否不斷的更新自己處理光的方法,讓成果越來越好,這就是對光的堅持。

更多宙斯團隊對於光的堅持:請點這裡

你可能也想看: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