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手與攝影師

 狙擊手與攝影師 在婚禮中奔跑的畫面,被具有紀實之眼的女攝小悠紀錄下。讓我們一起向布列松致敬。布列松名言之一:「一個幾毫秒的創意,加上稍縱即逝的完美光線,一切都那麼短暫剛好的讓你將獵物框近觀景窗裡。」
在婚禮中奔跑的畫面,被具有紀實之眼的女攝小悠紀錄下。讓我們一起向布列松致敬。布列松名言之一:「一個幾毫秒的創意,加上稍縱即逝的完美光線,一切都那麼短暫剛好的讓你將獵物框近觀景窗裡。」
 狙擊手與攝影師《大敵當前》劇照,裘德洛很帥,但演對手戲的艾德·哈里斯更具有男人成熟的韻味。題外話,他也有在《不勞而禍》裡頭演退休警察,依舊簡單有型。
《大敵當前》劇照,裘德洛很帥,但演對手戲的艾德·哈里斯更具有男人成熟的韻味。題外話,他也有在《不勞而禍》裡頭演退休警察,依舊簡單有型。

大敵當前》&《衝出封鎖線》是我從大學時期轉電視只要看到就會停下的電影,頻率大概就是和《刺激1995》、MARVEL系列&周星馳系列電影一樣。不過在我大三開始,我就主動將房間的第四台線拉掉,並且將電視(那時還是大頭電視)擺著當裝飾品了,不過這些是題外話。

這兩部讓我對狙擊手稍微入門的電影,在重看過無數次這部電影的幾年後,我莫名其妙的當上了婚攝。在這篇文章當中,我想將這部電影當中狙擊手的形象與婚禮攝影師做個比對,因為這是我的感受,你就隨便看看。

在約莫上文提到的大三開始,我開始在一間生存遊戲店打工,做的是被網站、美工、行銷設計耽誤的擦玻璃、掃拖地、洗廁所高級賣槍小弟。而在當時沒有向國外賣商品之下,每個週末與槍店會員的生存遊戲時間就是打好關係的重要行銷活動。在當時我問老闆可不可以不要去,老闆說可以,但是他覺得他也不想去,而誰是員工誰該去。就這麼理所當然的就我去了。

弗拉基米爾‧馬什科夫在《衝出封鎖線》中所飾演的薩沙,在維基百科中沒有他的個人資料,反而是在百度百科中查到。
弗拉基米爾‧馬什科夫在《衝出封鎖線》中所飾演的薩沙,在維基百科中沒有他的個人資料,反而是在百度百科中查到。

我的身高不高,任何一把制式步槍拿在我手中都像是狙擊槍。所以我常常都將我的步槍拿著當狙擊在使用,但卻又喜歡跟大家跑來跑去的感覺。因為人多的地方比較安全,BB彈打到我的機率也會下降。但我又跑不快,開場沒多久後我就氣喘地落單了。於是,我只好常常快速潛行到某個地方躲起來,等著某個倒霉的敵軍出現在我前面…常常,在急行後停下,最重要的就是要讓呼吸平穩,這樣比較不會被發現之外,還可以射得比較準(後來我想想當時為何能半年瘦了近20公斤,可能這就是間歇式跑步的功勞)。

《大敵當前》的兩位超有型狙擊手個性都有善於分析、冷靜與耐性的特質。而《衝出封鎖線》的狙擊手雖然比較少著墨心態上的表現,但釋放出過人的體能表現,在長程、偶爾高速奔跑的情況下急停接著將槍舉起,可以從運動外套的手臂線條感受得出那把槍的重量,接著停止,扣下板機。而這兩部電影的狙擊手共同表現出的基本專業素養就是呼吸頻率。

所以,婚禮攝影師在很多時候也是一樣。

狙擊手:場景怎麼選擇安全點、風向判斷、描準鏡在行前準備的歸零、呼吸與心跳的平穩構成擊中目標的成功率。
婚攝:場景怎麼構圖移位再構圖、光線判斷、拍攝前預估的鏡頭焦段選擇、呼吸與心跳的平穩構成拍攝瞬間的成功率。

因此:婚禮攝影師其實就像是一名狙擊手。
該低調時就要低調到不讓人發現的照下一張照片(呈現自然感); 該爆發時就一股作氣的衝刺到等待點,等待一瞬間的快門時機。

在這場婚禮之前,我們已經有多次在花蓮理想大地拍攝的經驗。每當得知下訂的新人是在這邊舉行婚禮都會讓我發出警戒的狀態。因為這場地很大,新人行進可以選擇坐船遊運河或是坐高爾夫球車。我試著用要是我結婚,我絕對會希望都來一下的心態下去揣摩新人的想法再加上自己的體能狀況來做評估。

最佳解法就是平常體能是該練,但如果可以的話是不是能說服新人直接請我們的雙機?所以我的思路來到了要怎麼突顯我們的雙機與別團隊的雙機不一樣?在我摸摸下巴的鬍子後,想到以下幾點:

一、內訓除了基本內容外,還包括走位。

二、長期合作下的默契,在婚禮現場分工後的舉重若輕。

三、每個人都會思考:「我該怎麼做到最好?」進而產生團隊內的照片影片品質節節上升。

四、就算有體能訓練,但也因為年紀越來越大的關係,每場婚攝完都累得像阿比巴原蟲。

根據之前拍攝 【關山婚禮攝影|秉宏+ASHELY 稻田戶外證婚婚宴】的經驗,新人有另外請了一組很專業的錄影團隊。對方與我們剛好是四個人。

婚禮過後新郎私底下問我:「我們與錄影團隊是不是在之前有合作過,為什麼我觀察你們都不會互相卡位與搶位?而且似乎還很有默契??」

我說:「當訓練有素的A團隊搭上B團隊,常常可能會發生主從問題。也就是誰要當老大。但我們的情況是平面A團隊搭上動態B團隊,在這情況下內行的人都知道,平面當然應該要配合動態阿!」

也就因為我秉持著這樣的觀念,當天的錄影團隊事後也與我互相介紹了好幾場案子並互相鼓勵。

而這樣的觀念則來自於當初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參與的週末生存遊戲。
雖然是個遊戲,但被BB彈打到還是很痛,我們為了要活到最後,就得配合戰術 ; 同理,雖然是個婚禮攝影,但拍不到好照片很難對自己與新人交待,就得配合戰術。

最後,再附上港片《神槍手》裡頭,關於怎麼開槍的經典台詞:
「我們每一下心跳都會令我們的身體有輕微的移動,所以我們要駕馭它,深呼一口氣,慢慢呼,我們利用呼吸去配合心跳,待身體最穩定的一刻,開槍。」

 

你可能也想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