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婚禮攝影| 柏佑 &毓庭 La Giara 萊嘉樂義大利餐廳

台北婚禮攝影| 柏佑 &毓庭 La Giara 萊嘉樂義大利餐廳

 

教堂證婚:台北光榮小組教會
宴客地點:La Giara 萊嘉樂義大利餐廳
攝影師:宙斯婚禮影像團隊  小左、小悠
協助:Z哥

 

沒有套路的靈活拍攝方式,才是婚禮攝影的正解

如果有對宙斯婚禮做功課,那你應該知道宙斯擅長使用多燈讓照片產生豐富的層次與修正光線後的自然色調,許多「宙斯婚禮過來人」的回饋都是喜歡我們拍攝的畫面舒服自然(延伸閱讀:光的說明|婚禮攝影價格說明頁)。而在這場的教堂證婚儀式拍攝,雖然事前已跟教堂與新人溝通確認是可以使用閃燈的,不過就在當天我們佈好燈並測光完成,將一切調整到最佳準備迎接拍攝後,狀況卻來個大轉彎,情形變成完全不能使用閃燈。

以這教堂場地為例,為何使用閃燈很重要?

我們可以將這場地分為兩個區域:

第一區:舞台區,有LED投射燈投射背景,是集中光束(以下簡稱1區)。
第二區:觀禮區,有間接照明以及圓形散射狀的燈光照明(以下簡稱2區)。

1區如果人的站位靠近中間並往牆面接近,就會造成中間區塊的人過亮,而兩旁的人偏暗,並且會讓舞台區的人膚質偏藍且冷。
2區則是間接照明與圓形燈交叉作用下,會讓環境光偏綠黃。
讓我們先分享一個有關於色彩的科普常識。人的膚色是經由紅澄黃三種顏色組合成,會因為環境的關係造成膚色產生變化。這部份有別於一般對於閃光燈只是用來補光的知識,是的,閃燈還可以修正色偏!若我們希望得到的是一張環境跟人都是正常色調的照片(),那我們必須要調整上述環境所造成的色差。也就是需要用閃燈的光來混合應用到環境跟人身上。讓人的膚色可以恢復正常之外還能應用高光與平光來讓人產生層次感。

所以在這個環境下無法使用閃燈,就會出現以下情況:
1、新娘的頭紗透光率會下降,五官妝感會糊糊的。
2、1區的教堂人員如果人數多時,會造成中央強光而兩旁弱光的情況。(相機沒人眼的適應力高,所以用手機照時你會發現中間很容易過曝,當中間正常而兩旁卻又過暗)
3、2區的觀禮賓客的膚色都會綠綠的,而黃色的部份則會跟膚色黏在一起,就算調整膚色明度也很難拉得出差異,造成畫面的立體感不夠。
而一般人以為的誤區是:
1、人眼看得到,相機就一定紀錄得到。
2、一張照片而已,何必搞得這麼複雜。
3、你以為的正常,是在不知道有白平衡(平實)與階調(層次感)的存在。

這種時刻是對攝影師的絕佳考驗,就像是你手中最厲害的武器被敵人奪走時,是否還有其他靈活的應戰方式,還是直接宣告戰敗?

最後,雖然我們只剩下一個方式,在有雙主攝外加一位助理的情形下,我們採用每人分配不同焦段的鏡頭,再配合上需要團隊默契的走位方式,藉此創造豐富的視角變化。雖然很遺憾無法達成光影更為自然與層次豐富的照片,但我們確實盡力完成新人的期待。在新人收到成品後還是與我們回饋了看照片的過程中是一種視覺的享受。而她也感受得到我們用心觀察每一分每一秒,藏在現場每一個人每一個動作上的情感,並在那個瞬間按下快門成為一張照片,當她從參與其中而後看完整場婚禮作品後,又再哭了,但也笑了。

最後我們反思,一切都還是要尊重現場為最高原則,而我們婚禮攝影師存在的必要,就是要應用專業與知識來克服現場變數,產生出平實、有層次並讓人永遠看不膩的照片。所以宙斯的婚禮紀錄拍攝絕對不是套路,因為婚禮現場可變動因素實在太多也太大,就如我前面所說:如果只是套路,很可能就會直接宣告戰敗。要有的是對於光的真正理解,轉換為大方向與原則,當然再包含攝影師個人累積的寶貴經驗,靈活應用在每一場的婚禮現場拍攝。這就是宙斯團隊靈活的拍攝方式,不管婚禮現場如何,就是想盡辦法用盡全力,給出超乎預期的結果。

 

註:有時候,因為現場環境的氛圍光線已經很有美感,而我們也會因地制宜的拍攝現場氛圍光的情境照片,並非因為我們強調閃燈修正的照片就不會有任何變通。站在新人的立場上想想,希望收到的照片是好看的就對了。所以宙斯婚禮所提供的照片其實是豐富的。

 

 

你可能也想看: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