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老鏡賞花賞鳥賞秋香

2018年1月底,趁著修片空檔抓著相機與老鏡就往山上衝了,沒想太多。想不到我們又與天祥的梅花失之交臂。接著到太魯閣布洛灣&山月村,也只剩一些稀疏的山櫻花可以補捉。
這其實都是自己沒做行前功課,想衝就衝的個性所導致,也沒抱怨的意思。不過美其名是帶著老鏡去做更多與視覺上的交流外,更希望可以讓眼睛休息一下,長時間修片其實跟長時間拍攝比起來,都是一樣消耗腦力與體力的事。

在前往太魯閣的途中,我突然想到很多年前,我跟著當時的前輩,也算朋友,更是當時的忘年之交上天祥拍攝人像,就那一次就讓我對天祥有梅花這件事充滿美麗的回憶,可惜因為某些因素,導致了這段友誼的逝去,也因為這幾年下來往往因為自己直來直往的個性,換來了「得罪很多人」的看法,這件事在未來若要避免,就是要更加重視眼前的工作,有空多看看書、運動,而盡量避免評論別人的壞習慣產生。

這是一篇生活類的記事,也根本就是自言自語的摘錄,我沒有打算在照片裡帶出什麼隱喻,純粹就是視覺上覺得那個可以拍就拍了。誠如上篇所講,帶著老鏡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這是一種緬懷也是一種景仰,想想在以前布列松、卡帕這些知名攝影師的對焦與機械知識的掌握,用數字以外的東西產生視覺藝術。一方面表達了些什麼,又另一方面什麼都不想表達。這讓我真心佩服卻又不敢嚮往那個年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