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世宏(Z哥)

乖寶寶,這可能是很多認識我的人會對我下的評語,因為我不煙不酒無不良嗜好,又不懂得如何叛逆不聽話,生活工作上又是個自律的人,但我得說乖寶寶是有很多說不出的苦的。平時大多沈默寡言,喜歡一旁聽著、看著、感受著周遭正在發生的人事物,覺得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或許可以說這是我理解這個世界的方式。旁人看我可能是風平浪靜,但其實內心的小宇宙一直在燃燒,心思細膩、對周遭事物敏感、某程度上是追求完美的,而且在意對生活與各種事物上的價值意義追尋,所以總是在思考與探索無限個問題與答案。

沒錯,我的腦袋可以一直轉個不停,富有邏輯跟理性,站在中立角度或設身處地的深度思考是我的習慣,但同時又有多情善感的一面,是一個很容易被感動到哭的人。在轉職為專職攝影師前是一位網站工程師,大學、研究所一路也都是資訊背景科系,因為從國小開始就發現自己對這資訊這一類的事情有興趣,覺得我算是一個興趣跟想做什麼滿明顯的人。

印象中應該是國小高年級的時候,當時出門玩身上都習慣背一個腰包,就跟家裡大人說那相機就放我這裡吧,這樣好拿好收!沒錯,從此時起家裡相機就佔為己有,相機拿在手上,按下快門,這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我想這應該可以說是接觸攝影的開始時間點吧。一路以來,沒什麼壓力與設限的持續拍,一年又一年,每當翻著過去拍的照片,都會覺得技術怎麼可以差成這樣,既是好笑但又有成就感。一路上最珍貴的是拍照跟開心一直是劃上等號的,按下快門瞬間的愉悅是再多次都不會麻痺,而光影、藍天白雲和五彩繽紛的元素總是又更讓我陶醉的無法自拔。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會覺得拍攝婚禮紀錄是一件既有趣又有挑戰性的事,會很羨慕婚禮現場的攝影師,恨不得現在那個位子拿著相機的人就是我,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常常在參加婚禮時目光都不是放在新人身上,而是在婚禮攝影師身上,所以對我來說婚攝這條路,是一條追夢與圓夢的路。

2017年因為來到花蓮辦婚禮的關係,當時是請宙斯團隊為我們拍攝,進而認識了小左小悠。因為喜歡宙斯對光的堅持與紀實的拍攝手法,在同一年的下半年,經過幾次討論後正式加入了宙斯團隊,跟小左成為師徒關係,這是追夢與圓夢路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也正式開啟了婚攝之路。

在我的想法裡面,除了美與創意之外,「紀錄」更是攝影重要的價值所在,一張張的照片就是在你生命中佈下的一根根鉤子,透過這些鉤子可以將你拉回到那個當時,那個情境、那個情緒,自然在心頭湧現。

盡量自然呈現不刻意介入是我喜歡的拍攝方式,專注觀察,極盡可能的去抓下藏在任何一個瞬間的表情、動作或互動,留下彼此之間最為珍貴的感情,這些就是我最有成就感的,也是我最想留給每一對新人的。